生存,是為了什麼?

 

  我最親愛的Lu死後,這樣的問題令我十分的困惑。往事,一次次在我的腦海中上演。

 

  那年,我們面對一個沒有遺體的靈堂,照片中的Lu清純的模樣,側著臉看似靜靜的對著每個人微笑。好不真實,在這十幾個小時前,她還在這裡與我們告別,轉眼間,她已經不存在了。

 

  這讓我想起了早兩年過逝的外公。

 

  外公病死的那一天,我走到他躺著的冰櫃前,看著他宛如睡著般安詳的臉,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睡醒張開眼睛看著我們。第二天,外公的遺體已放入棺材裡,一隻蒼蠅停留在他的鼻孔前許久,我伸手揮趕,牠仍在外公的臉上徘徊,這一刻我明白,外公真的死了。

 

  那時大人們全聚在靈堂的外頭,談論著一件我聽不懂的神祕議題。

 

  隔天,來了一批穿著藍色防護衣的工人們將外公的遺體搬走,我跟在大人們的後面,探頭看見外公被裝入外型與金字塔相似的機器內,底下的引擎嗡嗡作響。我摀住耳朵,看著金字塔上的細管,冒出了一陣陣的青煙……。

 

  當時我所睡的房間與靈堂只有一牆之隔,半夜時,仍會對於外公的鬼魂感到驚恐害怕。

 

  而我並不害怕Lu的靈魂,甚至想看見她。

 

  在場的每一個Lu的家人朋友,經歷過那夜的震憾,現在他們臉上仍殘留著驚嚇與荒謬呆滯的神情,全場在鴉雀無聲中進行著傳統冗長的喪儀。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