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閉門造車中~♥

目前分類:天譴病(試閱)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褲熊一個人從門口走出來,「月莎不去,她腳痛。」

 

「布豆呢?」凱耀問。


那傢伙叫不來,不知道在怕什麼。」褲熊說。


 三個人走了一段山路之後,進入了一座外觀頗有歷史的灰色道場。廟裡的面積不大,古樸簡陋,上頭吊掛著一副大環香,煙香裊裊,沒什麼香客卻也十分莊嚴清靜。


 凱耀站在一面浮雕的牆前,拿著相機仔細的研究上頭刻劃的道教故事、覓心拿起筆記本開始感興趣的紀錄著。褲熊一向是混學分的,四處走走看看,對這裡倒沒多大的興趣。


 一個中年的道長從側門走了過來,對著覓心和褲熊兩人點頭笑笑,揹著手站在一旁休息,不說話也不去打擾三人。覓心走過去問,「道長,可以請您說說這間道觀的歷史嗎?」凱耀回過頭見有廟方的人,也往這走來。

 

道長一見到凱耀的臉,愣了一下,隨後又回復親和的笑臉,對著覓心問,「小姐的面相不錯,但是我見三人的臉色都有些烏氣,要不要算算?」

 

覓心說,「好,那就請道長幫我們算算這一行程的運勢好了。」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六月的初夏無風且雲層厚實,讓這一帶環山圍繞的盆地,天氣也異常悶熱。五個來自城裡的大學生,三男兩女,帶著沉重的背包和行李,步履蹣跚的走在省道上。

 

「到了沒呀?」月莎一手輕撥著咖啡色的鬈髮,一手對著臉頰搧風不耐煩的問。

 

走在最前面,身形修長的凱耀停下了腳步,抬頭望向四周一片綠野,這裡除了山、就是樹,要不剩下草和梯田,難得見到一間像樣的房舍。緊跟在身旁的覓心像個小助理似的,將手中拿的礦泉水遞給他。

 

月莎身後的褲熊從背上卸下背包,橫放在地上,輕聲的對她說,「月莎,這裡可以坐。」這時的他滿頭是汗,拿起手中的水瓶不停的咕嚕咕嚕灌著。月莎瞄了一眼褲熊那像水桶一樣的肚子,一屁股坐在他的背包上,脫下腳上的高跟鞋,輕撫著疼痛的腳踵。

 

凱耀抬頭看著落後四人一大段距離的布豆。他在這種天氣還是穿著那件厚重的大毛衣,一個人蹲在碎石小路的草叢邊,不知道在摘什麼植物的果實。月莎對著覓心翻了個白眼,「拜託,他一定要跟來嗎?」

 

覓心臉色有些尷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布豆本來就是組員之一,月莎才是突然加入他們這組的人。

 

月莎會討厭布豆也不全然是她的錯,布豆在學校裡確實是一個怪胎。他的外表其貌不揚,身材又矮小,連個性都很陰沈,再加上來自鄉下的他與城裡的人格格不入,因此在學校時也常被其他同學排擠──只有像凱耀這樣的人才不會在意他的組員是怎樣的怪人。

 

「喂!你又在幹什麼?」褲熊對著後頭的布豆大聲催促,布豆這才起身往這裡跑來。褲熊一路上憋了滿肚子的悶氣正無處發洩,這時見布豆老是一副無關緊要的悠哉模樣,忍不住揮肘作勢敲他腦袋。

 

「你們真奇怪,近的地方不去,來到這麼遠的鄉下……這裡連個鬼影也沒有!」月莎嘟著嘴說,凱耀沒回她的話,對她一路上的抱怨他已經習以為常。

 

覓心見到不遠處的茶園裡有一個背著竹籃的老嫗,高興的叫著,「喂喂!有人、有人!」對著凱耀說,「我去問一下!」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深夜,幽蔽的山谷下晃動的火光不斷的往同一個方向聚集,上百個手持刀械的村人對著一間大屋裡怒聲叫罵。

 

屋裡,女子驚恐的往門後退縮,忽然一道劍影從她的身前劃過,女子頭顱隨著劍影飛離了身體,咚的一聲滾落到門下。她的身子向後傾倒,斷頭處噴出的鮮血濺滿屋門。

 

中年的將軍臉色發黑,狂怒之下眼眶微微泛淚,用劍支撐著他高大的身體,怔怔的看著女子身上白絲如雪的襯衣,在血泊中逐漸變得殷紅。嶄新的鳳冠霞披被拋落在桌翻酒倒的混亂地上,原定的喜宴如今卻成了一樁存有陰謀的血案。

 

在後方同樣臉色發黑的副將手指沾著鮮血直書:何將軍受這批難民中的奸人暗算,使得三人身中劇毒。回想一路上眾兄弟所經歷的風雨,為保護這批難民而失去多少性命,如今卻落得如此下場?

 

群情激憤的難民破門 湧入之際,副將將血書一口塞入嘴裡,拔劍怒視著他們。在眾人之中挑撥離間的主謀者,見到女兒被殺也無動於衷的跨過她的屍身。將軍悲怒交加之下,大斥這個罪 魁禍首,「齊光正!你這忘恩負義之人,今天竟毫無人性的設下此計!此地僅有我三人知其出路!殺了我,你也不必想再出林!」

 

齊光正發出一陣詭異奸笑聲,拿出一本牛皮簿子,「何將軍等人一路上的寶貴紀錄全在這裡面,待我割下您的人頭,離開這個該死的鬼林子後,還有什麼好害怕的呢?哈哈哈哈……」齊光正忽一變臉,對著身旁的人下令,「把他們三個亡國奴全抓起來!」

 

何將軍身旁的兒子毒已發作,一手痛苦的捂在胸前,大步跨到父親的身前回頭大喊,「爹!孩兒不孝!您的養育之恩,來世再報了!」他嘴角鮮血直流,語畢立刻抽起配劍往身前的刀林裡殺去!

 

何將軍突然張口狂吐發黑的毒血,一腳痛苦的跪在地上苦撐,臨死前,憤恨的瞪著眼前這批人發起毒咒,「我死,必詛咒你們,世世代代、永不得出谷!」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