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閉門造車中~♥


  

 


今天星期六,我如往常來到女友的家,這是我們近一年來每個星期假日的例行公式,到她家、看電視、到外頭去吃晚餐、逛街、各自回家,偶爾會在她家廝混一整天什麼也不做,然後天黑再回家。我從不在她家過夜,理由是第二天再次見面時,才不會覺得很膩,她說的。

  其實我早就膩了…。

  這一次是最後一次到她家,我已經這麼決定了。我已冷受不了這樣無聊的日子,她那幅無趣的模樣讓我日漸生厭。

   一開始交往的時候,我確實有喜歡過她,因為她打扮起來,還真的挺漂亮的,帶出去我覺得很有面子。現在她已不那麼愛打扮了,不是不化妝就會醜,是感覺問 題。和一個邋遢女窩在沙發上看電視看一整個下午,晚上還要帶這樣穿著隨隨便便的女朋友出門,真是丟臉…現在回想,我根本在浪費時間、我的青春。

  不能否定,我有時還不討厭這種穩定的日子,不過這是陷阱,讓我越漸墜落的陷阱,讓我變得跟她一樣邋遢,沒品味。我還要被綁到什麼時候?是該逃出去的時候了,戚戚是我的救星,我的動力!

  我確實愛上了一個可愛的小女生,她小我四歲,活潑任性又可愛的小高中生。她白白瘦瘦的模樣令人想要好好的保護她,所以我叫她小戚戚。

  她是我這一年當中,第一次星期六不到女友家的原因,就在上一星期。我帶她去濱海公路、去宜蘭童玩節、去賓館……嗯,想到這就忍不住回味起來了。還好女友那星期沒打電話給我,破壞我的好事…哦,我忘了,是因為我帶的手機是另一支。

  總之,就在戚戚還沒發現我已經有女朋友的事之前,我決定快點把這事解決掉。對,就是今天,就是現在!

   我站在女朋友家門前,在我按下門鈴前,我還有些感到緊張,想像她聽我要離去很有可能會有的反應、想要怎樣和她提分手這件事,如果情況很遭,遇到這個女人 大哭大叫的時候,我還必需好心的加一些安慰的場面話,例如以後我們都是朋友之類的…。越想越多,心裡就會越來越煩躁…不行,我這麼做都是為了戚戚,我們美 好的將來啊。

  門開了,她一幅剛睡眼惺忪的樣子,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麼就放我進來。我走進一向陽光無法完全照亮顯得有點陰暗的客廳,坐在靠近玻璃門較亮的沙發上,這比較適合現在我該坐的位置。背光讓我的臉不這麼明顯、離出口也比較近。

  她還是那件每個星期都穿的黑色T恤和米色七分褲,拖著庸懶的步伐,在地上發出沙沙沙的室內拖鞋,打開冰箱問我「要喝什麼?」

  「隨便。」我的聲音顯得有些微弱,回答不是我要說的重點。

   她彎腰把上半身全埋進冰箱門裡,似乎在翻找些什麼零食之類的。看著她這樣認真的模樣,我突然有一個念頭在耳邊發聲「還是先不要說吧」。「不行!」這突如 其來的無益善念立刻被我自己的決心給壓下去,但那聲音再度的浮現上來,似乎告訴我,「這樣做會比較好。」我開始遲疑了,瞄著女友細長白皙的雙腿與水蛇般的 小蠻腰更加重了我的遲疑。

  難不成我對無趣的她還有些依戀?

  和女朋友在一起,是安定,她在與我交往之前,經常打扮的花枝招展,很有氣質,把一堆男性友人迷得團團轉,而我就是其中一個,我突破重圍,奮勇殺敵,一個個幹掉,背負著「見色忘友」的罪名,終於把她把到手後。也確實過了一段天人稱羨的逍遙日子。

   而她也確實從沒給我任何可疑的行徑,手機裡的男性友人與過往曖昧的訊息留言,全刪除一空,讓我感受到她的心裡只有我一個男人的存在。在這方面,我覺得自 己有點過分,但是戚戚的臉一浮現在我的眼前,似乎是在告訴我,如果我不能即時抓住戚戚,她立刻就會被別的男人給帶走了…。

  是,戚戚在學校、在打工的服飾店裡,就算是在家樓下倒個垃圾都會變成整棟色狼眼中的搶手貨,也三不五時碰上住家附近的無聊男人或同年齡乳臭未乾的小鬼搭訕。戚戚處在這種充海危機的環境裡,我怎麼能不快一點把她給搶救過來?

  我也是有想過腳踏兩條船,不過我現在一股腦的只想和戚戚在一起,這種事早晚會在她們兩人面前曝光,在兩人都還不知道真相之前和現任的女友分手,肯定比被她抓包,被小戚戚發現來得穩妥,免得偷雞不著蝕把米。

  她倒了一大杯啤酒及一包過夜的滷味、兩包吃剩的零食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在我對面的沙發盤起腿坐了下來。

  「現在是白天耶,你給我啤酒?」

  她給我個玩笑般的微笑:「你說隨便的。」隨即拿起搖控器開始轉換電視頻道,找尋些什麼想看的節目。她是白痴嗎?我竟然剛才還為她著想,感到留念?

  我都忘了她也喜歡玩些亂無聊的惡作劇,我一上當,她就會哈哈大笑,雖然都是些無關痛癢的小玩笑,有時我也會整回去,但是現在看來也很是煩人、簡直是一整個莫名其妙。

   我們彼此都沒再說話,她任意的換頻道,我也盯著電視銀幕隨便看看,客廳的燈還是沒打開,陽台外的天色暗了下來,與早上剛要出門時還有著陽光相差許多。在 往常,我們一定很無趣的把身體埋進沙發裡,雙眼盯著電視銀幕就這麼的過著一整個下午,頂多偶爾聊一、兩句話,例如哪個新出藝人長相醜陋,哪個電影看完之後 真是難看到爆…。

  但現在這樣,卻有點不自然的氣氛在,就算電視的聲音再多大,我都聽得到自已呼吸的聲音,不是急促,是煩燥。

  她終於忍不住的開口了。

  「你沒話說嗎?」

  「什麼?」她指什麼?我突然心裡跳了一下,難到這就叫做『心虛』?

  「你上星期六沒來,到哪玩了?」

  果然…問題來了。

  「我媽沒和妳說嗎?我去同事家幫忙搞電腦了。」

  「那星期日呢?也不在?」

   「對。幫另一個人弄電腦。」理由太爛了!我竟然不多加思考的直接說出來,連自己都忍不住喊爛!先前想的那一套說辭,在臨陣要用時,反而覺得太過具體而顯 得可疑而說不出來,『本來我想好是要陪朋友去買前一天缺少更換電腦零件,因為前一天弄得太晚還沒搞定,所以星期日要去光華商場一趟,再回他家搞好電腦。』

  不過也不能怪我,這麼長的理由,太少說謊的我一定會說得坑坑巴巴的。潛意識就讓我隨口吐出這句爛理由來了。

  「你怎都不跟我說?」

  「妳沒打電話來問我嗎?」

  「打了你沒接。打電話去你家,你媽只說你出去了。」

  「哦,我記起來了我手機沒帶出門。」

  她正面朝著我,給我一個『沒關係』的微笑。這在往常很少出現的反應,她似乎少了些什麼動作在?例如追問之類的…。是我自己太不自然了嗎?我怎麼覺得她的笑,有點冷?

  我們又陷入一片沈默之中,當然只有我感到沈重,但是如果她也已經察覺不太對勁的話,這種雙方的沉默就會顯得非常的詭異。

  總之,問題還是快點解決吧。

  先前向高大哥借了他所租的套房,這兩星期他出差不在,於是昨晚帶著戚戚到高大哥家裡,逛歡的過了一個美好的夜晚,之後我把她安頓好在那裡,騙她家裡有事,自己先回家考慮和女朋友分手的問題。現在她還在那裡,放她一個人在一間陌生的套房裡,她一定很寂莫吧!

  昨晚我很想和戚戚一起在高大哥家中過夜,不過這麼一來無法讓我靜下心來整理分手前的思緒。想想,只要忍耐這一晚,在高大哥回來之前,我要和戚戚在那快活多久都無所謂,快樂的時光,還長著呢。

  原本想把戚戚帶回家裡,反正父母也正好不在,不過想起誰如果突然回來,事情就不妙了,家裡的人和女朋友已經太過熟絡了,還是高大哥家來得穩妥,就算他會突然回來,也會幫我保密。以後和戚戚或其它人交往時,不要再把她們帶回家了,省著麻煩…。

  「小靜……。」這是我喊女友的名字。

  「我有話跟妳說。」我終於決定豁出去了,她沒多問的盯著我看。

  「我.們.分.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靈子 的頭像
浮靈子

這裡是背面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i0206
  • 這故事看後覺得男人喔!XDD真的要自我好好反省一下,,,,哀
  • 呵,在寫這篇時曾被人誤會我是那個男主角…

    浮靈子 於 2011/05/23 21: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