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樂和他那一伙朋友整日無所事事四處尋找樂子,剛帶頭扁完小武,對他打不還手的反應很不痛快,以往小武會抵抗反擊,雖然這樣打起來難免會掛彩,但卻很過癮,就當作是是互練拳頭。


阿樂用手肘碰一下旁邊同伴,「喂,你看。」指著前方停在路中央的一輛高級黑色跑車。


幾個少年好奇的走過去,車上副座坐著一名穿著白色長裙、留著紅色長髮的女子。阿樂看女子閉上眼靠在車窗休息,乍看之下長相頗為清秀,他見駕駛座上無人,就馬上跳了進去,其他的少年跟著嘻嘻哈哈的吹起口哨、鬼叫起鬨。


阿樂正要開口搭訕女子,女子張開一雙淺褐色的眼睛對著他,他差點被那雙混沌的瞳孔給嚇到。他打趣的挨近女子,色瞇瞇的盯著她身上看,「妳的眼睛顏色真漂亮,是載有色隱形眼鏡吧?」


女子面無表情的用食指上的黑色長指甲,在阿樂的臉頰上輕刮著,阿樂興奮的大叫,「哇靠!馬上就挑逗我哩!」


突然一隻手從車外抓住阿樂的後領,猛然將他拖出車外,阿樂驚訝的從地上爬起,拖他的是一個從沒見過的年輕男人,看來就是這輛車的車主。


「怎樣,小白臉!」阿樂逼近男子一步,「有車了不起啊?我還要泡你馬子!」


「說話小心一點。」


男子抓住阿樂的肩,阿樂突感一陣撕裂劇痛,男子硬生生的將他的手臂整隻給扯斷,丟在地上。阿樂的傷口鮮血直噴,臉色慘白尖叫,在一旁的同伴全看傻了眼。


「你們這幾個混蛋還不給我殺了他!」阿樂蹲在地上痛苦的吼叫。旁邊幾個少年全向男子衝了上來,男子對著靠近的一少年手一推,少年的手臂馬上被整隻拗向背後, 其他的同伴再不敢靠近這個出手又怪又狠的男子,扶著兩個受傷的同伴轉頭就逃。


紅髮女子擋在路中,大伙見識過男子的厲害,看這個紅髮女子一臉邪氣,怪模怪樣的,一時間全不敢越過她。「你……你們想怎麼樣!」


「想請你們幾個幫個忙。」紅髮女子聲音粗得嚇人,與她蒼白的病容形成極大的對比。


女子將一個少年拉了過來,對準他的嘴,一陣猛吸。少年胡亂揮動手腳,兩眼愈來愈凸,終於眼珠爆掉流了下來。不到幾秒的時間,少年的手腳筋全縮成一團,變成一具乾屍。其他人嚇得目瞪口呆,一時間全四處逃竄,男子一個個抓住,抓人如抓小雞般,接連拋給紅髮女子。


女子吸盡這些少年的血氣後,隨手將少年拋成一堆,最上頭的阿樂,乾縮暴凸的兩隻眼睛仍恐懼的不停轉動看著兩人。


「觀音,還要多少個?」男子問紅髮女子。


她伸出手掌,乾屍堆漸漸陷入土中,直到土埋平屍體為止。


觀音舔了舔黑長指甲上沾著的血漬,「重要的不是維持這個軀體,而是足夠讓我成為神的靈魂。」觀音意有所指的看著男子,「陳子威,你真的辦得到嗎?」


「妳要的很容易。我答應送上所有人的靈魂給妳,不過我不會讓他們死得太快活。」男子說。


跑車開入山區別墅,這是兩棟新建的豪華別墅,位在山頂的樹林之間,三面環林懷抱,一面對著一片草原小丘與前方一望無際的群山美景。


山腰間有幾座老工廠坐落成一群,曾是小鎮自給自足的生產點,現今因工廠外移,一大半已成廢址,僅有幾間小廠仍在運作。半年前,這裡被一名王姓老闆全部買下,從此這座山成為王老闆的私人土地。


外地的王老闆身材渾圓,長相和氣,近日開始較常在鎮上出沒,據說他的工廠新建之後,近日準備開始正式啟用。由於澤山鎮上的人們從沒聽過王老闆,對這個深入偏遠小鎮開工廠的神祕王老闆有許多好奇與存疑。


觀音與陳子威走入陰暗的別墅大廳,沙發上的王老闆對著兩人,滿臉堆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靈子 的頭像
浮靈子

這裡是背面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