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初夏無風且雲層厚實,讓這一帶環山圍繞的盆地,天氣也異常悶熱。五個來自城裡的大學生,三男兩女,帶著沉重的背包和行李,步履蹣跚的走在省道上。

 

「到了沒呀?」月莎一手輕撥著咖啡色的鬈髮,一手對著臉頰搧風不耐煩的問。

 

走在最前面,身形修長的凱耀停下了腳步,抬頭望向四周一片綠野,這裡除了山、就是樹,要不剩下草和梯田,難得見到一間像樣的房舍。緊跟在身旁的覓心像個小助理似的,將手中拿的礦泉水遞給他。

 

月莎身後的褲熊從背上卸下背包,橫放在地上,輕聲的對她說,「月莎,這裡可以坐。」這時的他滿頭是汗,拿起手中的水瓶不停的咕嚕咕嚕灌著。月莎瞄了一眼褲熊那像水桶一樣的肚子,一屁股坐在他的背包上,脫下腳上的高跟鞋,輕撫著疼痛的腳踵。

 

凱耀抬頭看著落後四人一大段距離的布豆。他在這種天氣還是穿著那件厚重的大毛衣,一個人蹲在碎石小路的草叢邊,不知道在摘什麼植物的果實。月莎對著覓心翻了個白眼,「拜託,他一定要跟來嗎?」

 

覓心臉色有些尷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布豆本來就是組員之一,月莎才是突然加入他們這組的人。

 

月莎會討厭布豆也不全然是她的錯,布豆在學校裡確實是一個怪胎。他的外表其貌不揚,身材又矮小,連個性都很陰沈,再加上來自鄉下的他與城裡的人格格不入,因此在學校時也常被其他同學排擠──只有像凱耀這樣的人才不會在意他的組員是怎樣的怪人。

 

「喂!你又在幹什麼?」褲熊對著後頭的布豆大聲催促,布豆這才起身往這裡跑來。褲熊一路上憋了滿肚子的悶氣正無處發洩,這時見布豆老是一副無關緊要的悠哉模樣,忍不住揮肘作勢敲他腦袋。

 

「你們真奇怪,近的地方不去,來到這麼遠的鄉下……這裡連個鬼影也沒有!」月莎嘟著嘴說,凱耀沒回她的話,對她一路上的抱怨他已經習以為常。

 

覓心見到不遠處的茶園裡有一個背著竹籃的老嫗,高興的叫著,「喂喂!有人、有人!」對著凱耀說,「我去問一下!」

 

凱耀將她拉了回來,「覓心,要問也是我來問。」說完便快步往茶園的方向跑去。覓心還是急著放下行李,跟在凱耀的身後跑去。

 

月莎兩手撐著下巴,見覓心追得這麼勤,一臉無趣的問站在身旁的褲熊,「覓心喜歡那個木頭哦?」褲熊發出幾聲乾笑,「拜託,就憑她?」

 

月莎望著兩人縮小的身影,喃喃說著,「聽說陳凱耀是一個孤兒?」

 

褲熊聽月莎打聽起他,心裡突然不太自在,「他已經習慣了啦,一個人比較自由沒人囉嗦他,沒什麼好同情的。」


月莎瞪向站在一旁的布豆,他正捏著那袋果實發出擾人塑膠袋聲,從袋子下咬破一角,吸吮袋裡被他揉爛成糊的果漿,月莎看了忍不住露出嫌惡的表情。

 

凱耀和覓心一起走了回來,褲熊急忙問,「到哪裡才有車坐?」

 

覓心說,「問了,她說這裡的車每天只有兩趟,上午、下午各一趟。我們坐的那班車是第二趟。」

 

「那我們應該那時候就再坐回去的呀!」月莎說。


 「唉!」褲熊瞄了凱耀一眼,「你看,沒事幹嘛跟那個司機計較退錢的事!」


 「喂!本來就是那個司機不對呀,他明知道這裡的路被前陣子的地震震斷了過不去,還硬收我們的錢把我們載到這裡來,他是想要再賺一筆回程的車錢耶!」覓心為凱耀打抱不平的說。


 「妳也是幫兇!計較這麼多,結果把自己搞到這種田地。」褲熊嗆了回去。


 「老婦人說那裡有個村子,也許村裡有車,可以找他們幫忙。」凱耀指著北方的山坡。

 

五人沿著老嫗說的方向漸漸走離身後的盆地,進入兩旁種滿杉木的上坡。

 

月莎快抓狂的問,「到底還要走多久啦?」

 

褲熊轉身問月莎,「妳走不動的話,我背妳好了。」他的手上還拿著他和月莎兩人的行李,看樣子也不像是在開玩笑,不過模樣卻很滑稽。

 

月莎賞了他一個白眼,心裡暗罵,「想吃我豆腐,門都沒有!」

 

眼前的一座白色岩壁下出現了幾間房舍,一旁堆放著不少砍下來的原木,看來是一個以伐木為業的小村落。一個老先生正巧從木屋裡走出來,一抬頭看到這五個外地學生先是驚訝,接著便露出了笑臉,熱心的招呼他們進屋裡來。

 

「你們打哪來?我們這個地方啊,一年見不到幾次外地人!」七十多歲的老先生不停的呵呵笑,露出那沒剩多少顆的牙。

 

老先生聽凱耀說明了他們要到西邊的一個知名小鎮,去做什麼田間調查,雖然不是很懂,但還是立即搖了搖頭,「唯一通往那個鎮上的道路前陣子斷了,你們是過不去的!」

 

覓心和凱耀難掩失望的神情,為了這次為期一星期的田野調查作業,他們已經準備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既然到不了,那也只好先回到市區的飯店再另尋計劃了。

 

老先生的妻子見到他們大老遠的白跑一趟,好心的說,「這樣吧,我們隔壁的阿華明天要運木材去市區,順便載你們回去那裡?」

 

五個人一聽到還是要等到明天才能回去,露出了不以為然的疑慮,老夫妻見狀,笑著說,「我看你們就先在我們家住一夜如何?」

 

「不好意思打擾了。」凱耀說,月莎在心裡嘀咕,「要不是被困在這裡,誰要在這種地方留下來過夜呀。」

 

「時間還很早,我看你們是第一次來這裡吧?」老先生指著村落後方的山下,「我們這有一間很靈的道觀,你們若不嫌累,可以走一段路去逛逛。」

 

覓心似乎很感興趣的看著凱耀。

 

研究當地文化正是他們本科系所學的,凱耀想,雖然這裡並不是五人來的目的地,卻也是個巧合的難得機會。短暫休息後,覓心迫不及待的和凱耀帶著相機等器材準備出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靈子 的頭像
浮靈子

這裡是背面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