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了,

這幾天天氣變得好熱,讓人心浮氣躁,

但我始終無法生氣,

因為那不是誰的錯,

只能說…

 

就算了吧。

 

星期三他搬走之後,整個家就只剩下我一個人而已了,今後,我將孤獨的一個人生活著…

 

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

很久很久以前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不去想,一直哭,一直睡。

上星期四請假沒去上班,我在家裡開始整理他所帶走東西之後彷如被人遺忘的廢墟。

今天,我仍然沒有出門,我又將自己關在小小的房間裡面睡了整整一天,

冰箱裡,已經空無一物了。

一直睡,一直睡,才有辨法什麼都不想,肚子餓習慣了,也不再那麼難受。

 

 

久睡的結果是,我忘了時間。

時間也早已遺忘了我…

 

關於和他的幸福快樂,

那已經是上輩子的事情了。

 

平穩微弱的呼吸聲與黑夜的寧靜中,一種聲音徊繞在我的耳邊,嗡嗡嗡的鳴續著,從小漸大…漸小後消失,

在黑暗裡,

我轉了個身,做了一個他不再愛我的惡夢,

感覺到自已頭昏腦漲煩惡痛苦中,仍然露出淺淺的微笑,

對著夢裡的他微笑,對著自己微笑。

 

我的心,摔碎了一次又一次,盡管那是多讓我難受的夢,

但我一點也不想從這場惡夢中醒來,

 

是因為你仍然存在,就算是在夢中也好,

至少我在夢裡遇見了你…

 

夢裡的你,

說著你有多受不了我,不斷悲傷的對我說著我的錯,卻沒有一句是在罵我,那是一種,在心死之前最後的掙扎…,

你已無法再和我在一起了…你在夢裡,難過的掉著眼淚,再一次的說你將離我而去,我只能在夢裡痴痴的望著你,對你無法表達我的感情,只想在你離去,在我醒來之前,多看你幾眼……

 

對你的悲傷無法給予安慰,才是我最大的痛苦……

唯一能做的,卻是鼓勵你的離去。

 

那股嗡鳴聲再度的響起…一再又一再的提醒我,我還睡在我親愛的惡夢裡…由遠到近,由近漸遠…

 

不,我不要醒來…

 

嗡嗡嗡嗡嗡……

 

我不想醒來,一醒來,他就會再度的離去!

 

嗡嗡嗡嗡嗡……

 

啪!

 

……

 

蚊子…

 

我在黑暗中,張大眼睛,什麼也看不見。突然清醒的我滿頭大汗,屋子裡悶熱發酸的氣味令我自己作噁……,我在耳旁一再揮手,想將那纏繞惱人的聲音揮趕而去,但那嗡鳴聲仍然圍繞在我的耳旁來回挑釁,是我對聲音的錯覺,還是蚊子仍然在四處排徊,我不知道。

 

天已經黑了…我錯過一天又一天的白晝,只在天黑裡醒來,

 

今天是星期六,還是星期日?

 

我伸不停的抓著在睡被蚊子叮了的手臂、臉頰與大腿,現在連睡著蚊子都在欺負我。

 

下床打開電燈的那一剎那,刺眼的日光燈讓我的眼睛一陣刺痛。

 

電腦桌上的萬用電子時間是零晨兩點二十分,八月18號,星期二……

 

手機在電腦桌旁的書架上閃著一陣又一陣的彩光,螢幕上有著七通未接電話與一通簡訊。

 

他!

 

我的心跳聲像要衝破我的胸膛般狂跳著,一絲潛在的理性一浮現我的腦海,怎麼樣也不可能是…卻被我的情感隨即壓制過去……

 

我的理智說明,是我想念他…

我的眼睛又模糊了…

我希望你說,「我們重新來過」,我希望你說「我已經不能沒有你」,或著你只是說「我誤帶走了妳的東西,找時間還回去」…

即使這些才是我想對你說的…

我也希望你說…

 

微微顫抖發麻的手,打開了那一通通未接的電話,

時間是星期四、星期五、星期一…

 

所有未接來電顯示號碼全是同一組,『公司』…

我失望的靠著牆壁坐落在地,打開那封簡訊,也來自公司…

他一通也沒打過來…他真的不要我了 …已經對再對我關心了…

 

那封來自公司的簡訊,寫著,『妳不用來了』。

 

我已經好久沒有去上班了…。

 

我將手機輕輕的甩在地上,走回床舖,開著燈,睜著眼,回想不久前夢裡的情節,汗水與淚從我的額間往耳旁流下。我想再度的睡著,但是沒辨法,屋子裡安靜得令人感到不安,我想起了鬼怪,只有我一個人住的時候,鬼怪也許會侵入這間房子欺負孤單毫無依靠的我,但是現在的我不怕…

 

有鬼就出來好了…

我還有什麼可以失去的?

 

可是鬼沒有出來,出現的又是那一股揮之不去,猶如暗中挑釁的咒語,嗡嗡嗡嗡…不停的叫囂著。我煩躁的心情,終於被挑起了!我瘋狂的揮動我的雙臂!大聲尖叫,「滾開!」,但沒多久,蚊子的聲音仍然飛來!

 

出現了!眼前一隻蚊子在我突然冷靜不動的時候悄悄的飛來,我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啪

 

鼓著雙掌間的空間,合拍之下,那隻蚊子被我的手掌給包圍了,在那一瞬間合掌而鳴的時候,我感覺到一股輕小的東西在我手中,我抓到了牠!

我在心裡咒罵著,該死,在老娘心情低劣的時候一直整我!一直整我!不斷的煩我!

 

我到要看看你是什麼能耐,它媽的…

 

我將雙掌慢慢的合在一起,直到掌間觸碰到了那隻還沒被我壓扁的大蚊子,牠在我睡著的時候,吸了不少的血,但一再的吸血並不能滿足牠,牠很貪婪,還要更多,所以牠不停的在我房間裡面,圍繞著我這個活死人不停的尋找下手的機會,依戀我的血味,不肯離去。

 

今天,被我這麼容易的雙手抓住,一半是由於牠的警戒心下降,另一次是因為牠實在是吸得太飽,飛不動了。

 

輕輕一碰,小小的一壓,牠被我捏在兩手之間,我感覺到牠長型的身體飽滿,我輕輕的微笑了起來,一股莫名而來的興奮感,湧上了我的心頭。

 

我好孤獨,你是來陪我玩的吧…

 

我將雙指間的蚊子,先將牠的翅膀拔掉這樣牠就不能飛走了,然後再放在白杉木的床板上,我想要好好的觀察這隻一再打擾我愁苦般的美夢的有趣傢伙,牠是天使派來陪我的~小惡魔…

 

蚊子的翅膀被拔掉之後,似乎回復了知覺,弓成ㄑ字型的頭身,幾隻腳不停的快速顫動著打圈圈,我正好奇牠為何會是打著圓圈時,才發現牠還有另一隻翅膀未被我拔下,正狂速拍動著另一邊的翅膀想要飛走…。

 

我把牠的另一隻翅膀也給小心的除去了。

 

現在,牠是一隻沒有翅膀的蚊子,哈哈,好怪,蚊子怎麼可以沒有翅膀?

 

那支長長的嘴巴,比腳來得又粗又長,尖端連接著平頓的嘴尖吸盤。我的食指壓在蚊子的嘴巴上,若不是牠的嘴對我而言太過細小,我真想切剖開來,看看牠這厲害嘴巴裡的模樣。

 

「你的嘴巴不是最厲害了?」

食指漸漸力壓蚊子的嘴上,原本裝死的蚊子,再度的抖動了起來,我一指壓著牠的嘴,另一隻手開始拔起牠的腳來,一隻、兩隻、三隻。

 

哈哈,真的好有趣…

 

現在這隻蚊子看起來越來越奇怪 了!竟然沒有了腳,只剩下了長長的嘴巴,也只有嘴巴能夠掙扎了…。上下、上下的抖動著牠的嘴,看起來有些滑稽,沒過多久,蚊子一動也不動了。

 

死了嗎?

 

我在蚊子鼓滿的肚子壓了壓,蚊子的反應越來越遲頓。最後,真的一動也不動了。於是我把牠唯一剩下能表現活動力的嘴巴,也給拔掉了,蚊子在嘴巴被拔掉的那一瞬間抽動了一下,嗯嗯,還勉強的活著呀。

 

這樣努力的求生存活的日子,真的好痛苦…

沒了翅膀,沒了腳,沒了嘴的蚊子,卻滿載全身的紅色鮮血。

 

好諷刺。

 

你知道嗎?

這就是紅色幸福背後所要付出的代價…

 

波!

蚊子的肚子被我擠破了,我看著曾經在我體內,而今卻代表著蚊子生命的血液,血濺七步,牠的七步向外直接快速噴出……

 

我的血,混著牠白糊透明的內臟與黑色的細毛與肉。

 

蚊子,又回到了原本乾乾扁扁的模樣,我用指甲,一段,一段的分解著牠。

 

然後用力的將這些黑成一團模糊不清的溼溼的蚊子屍體搓揉在雙指之間,靠近鼻前嗅著蚊子特有的一股氣味…這氣味,令我微感興奮…。

 

我對分屍小惡魔,有著一種興致,這是現在唯一能讓我起勁的活動。

就是用電蚊拍,獵補黑暗中的蚊子,為了分屍牠們的樂趣,我願意付出被叮的代價。

 

有了我的血,殺牠們才會有快感。

 

有幾次,電蚊拍不小心電死了蚊子,我只好讓蚊子就卡在上頭,拼命的按著通電,直到蚊子發出一股燒焦味為止……。

 

也許有人會認為這樣玩蚊子是一種很變態噁心的事。

但是這是我唯一能做,也想做的事。

在我與小小東西玩樂的時候,才能真的忘卻一切的痛苦,專心一致得在觀察蚊子上,直到我玩膩了為止。

 

還有一件事,我不會告訴你,我好奇的嚐試吃著一隻蚊子,只是想吃看看蚊子是什麼味道的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靈子 的頭像
浮靈子

這裡是背面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