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閉門造車中~♥

入世琴  BOON!就爆炸了!



演出:

 

普普(夏噗噗)、飾原侍女

令玉兔(鄭玉婷)、飾原令狐沖

儀蛋(紅毛蛋)、飾儀琳

毛兒(毛妹,只見名不見人XD)、飾曲令郎

羅策、魏旭(魏大廚)領銜主演。(飾:曲洋、劉世風)

 

緣起:

話說,某日FB上鄭玉婷欲向羅盈盈(羅策之女,跟誰生的不知道)拜師學琴,

竟不知幕後有這麼一段真相相相相相相…

 

 

當晚,夜黑風高之際,令玉兔酒後雅興,硬拖儀蛋到林裡賞月(竹林裡何月之有?)

 

忽聽得遠處傳來錚錚幾聲,似乎有人彈琴。令玉兔和儀蛋對望了一眼,都是大感奇怪:「怎地這荒山野嶺之中有人彈琴?」琴聲不斷傳來,甚是優雅,過得片刻,有幾下柔和的簫聲夾入琴韻之中。……

「這音樂來得古怪,只怕於我們的頭髮不利,不論有甚麼事,你千萬要先護住頭頂!」

儀蛋大感驚奇:「我蛋殼上只有三根紅毛,怎麼護!」

令玉兔:「別吵!聞聲!」

 

入世琴的琴音和平中正,夾著清幽的洞簫,更是動人,琴韻簫聲似在一問一答,同時漸漸移近。令玉兔湊身過去,在儀蛋耳邊低語,儀蛋點了點頭,只聽琴音漸漸高亢,簫聲卻慢慢低沉下去,但簫聲低而不斷,有如硬撐之意,仍不肯投降,更增那垂死掙扎之感,並中有哀切怨怒之音,似是護衛幼子的悲痛斷腸之音。

 

只見山石後轉出三個人影,其時月亮被一片浮雲遮住了,夜色朦朧,依稀可見三人二高一矮,高的是兩個男子,矮的是個面容清秀的美少男。兩個男子緩步走到一塊大岩石旁,坐了下來,一個沒頭髮的撫琴,一個有頭髮仍穿法袍的吹簫,那美少年一臉慘白,渾身發顫的站在撫琴者的身側,兩眼皆是恐懼之色,好待噩運即將發來!

 

令玉兔縮身石壁之後,不敢再看,生恐給那三人發見。心想兩位修佛之人面容祥和,為何美少年會有如此驚恐之意?……


 忽聽瑤琴中突然發出鏘鏘之音,似有殺伐之意,忽聞美少年尖叫之聲:「啊!我的頭髮!」

 

過了一會,琴聲隨著美少年間歇性泣音也轉柔和,有認命待死之疑,兩音忽高忽低,一喜一悲,驀地裡琴韻簫聲陡變,便如有七八具瑤琴、七八支洞簫同時在奏樂一般,後者吹簫者所奏之音有如拍掌叫好。

 

琴簫之聲雖然極盡繁複變幻恐怖嚇人,每個聲音皆帶有威脅利誘之感,令聞者心驚膽顫,頭皮發麻。令玉兔一轉身,見儀蛋頂上的紅頭毛正在直顫,嚇得自己也先摸上頭頂,果然每根髮絲都在血脈賁張(),忍不住要奪皮而出!

 

又聽了一會,琴簫之聲又是一變,簫聲變了主調,一節一斷音,平穩低沉得有如老和尚頌經超渡之語,那入世琴只是玎玎璫璫的伴奏,像是把琴當木魚在敲,好不有節奏之感,令玉兔與儀蛋兩人不覺猶耳,忍不住跟著點頭打拍子。

 

但簫聲卻愈來愈高。令玉兔與儀蛋頭毛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陣酸楚,側頭看儀蛋時,只見他淚水正涔涔而下,手裡捧著保不住的一根紅頭毛,現在已剩下兩根也在搖搖欲墜了。

 

突然間錚的一聲急響,琴音立止,簫聲也即住了。霎時間四下裡一片寂靜,儀蛋睜大眼睛,「掉了!我的紅毛全掉光了!」令玉兔大驚之餘,慌張撫髮,心想,「毫髮無傷?!幸也!」

 

唯見明月當空,樹影在地。

 

只聽一人緩緩說道:「魏賢弟,你我今日約在此比拼搶徒,那也是大數使然,只是愚兄未能及早顧及到你,累得你精舍業績不好,近日無新徒可虐。愚兄心下實是不安。」

 

魏賢弟道:「你我肝膽相照,說這些話幹麼,還不快點分兩個兔仔子過來給我剃渡、剃渡,讓我衝衝業績!」儀蛋聽到他的口音,心念一動,在令玉兔耳邊低聲道:「是魏旭師叔,他果然老喜歡戴假髮在我們兩繞來繞去,說不定早在打我們兩的主意了!?」

 

忽見魏旭在這曠野中出現,另一人又說甚麼「你我今日交峰於此」,甚麼「徒弟人選有限,這鎮上老弱婦孺全逃光了,需找新血」,自都驚訝不已。只聽魏旭續道:「人生莫不有死,得一業積,死亦有樂。」另一人道:「魏賢弟,聽你簫中之意,卻猶有遺恨,莫不是我欲為令女剃渡之際,其臨陣哀號落跑,羞辱了你的令名?」

 

魏旭長歎一聲,道:「羅大哥猜得也不錯,毛兒這孩子我平日太過溺愛,不捨打罵,少了教導武學,沒想到竟落到你的手上,險些被你給剃了她那頭青絲。」

 

羅策道,:「有頭毛也好,沒頭毛也好,早晚需挨你我這一刀!」說罷,忽從袖裡抽出一把剃刀,上面還有剛才那位美少年的頭毛,羅策颼颼幾下,頭毛立即在空中斷成好幾截,他接著道,「你看,又有甚麼分別?該來的早晚要來,你還是快點把你的毛兒交出來吧!」

 

魏旭望著那在一旁,掉光頭髮的美少年道,「普普,你可是自願出家的?」

 

普普抬頭望了羅策一眼,見他目露兇光,拿著剃刀在眼前慢慢由左移到右,刀峰「叮」的閃了一道亮光,接著羅策將剃刀作勢往脖上一抹,嚇得普普渾身一振,眉毛都嚇掉了。


 魏旭半晌不語,長長歎了口氣,說道:「此輩俗人,」指著嚇傻的普普道,「怎懂得你我以音律相爭的高情雅致?才那麼一點頭毛,就不甘願成那樣,怎會與咱佛有緣?毛兒必也像他如此,作罷吧!一般凡人以常情猜度,自是料定你我結交,將大不利於頂上頭毛。唉,他們不懂,須也怪他們不得。羅大哥,你是被業績逼瘋,才動手逼普普出家嗎?」

 

羅策道:「正是,精舍內規厲害,我若再沒業積,恐怕手中的金鋼杵也難保。你就交出令郎,讓我保一保業積吧!還差三顆光頭!」

 

在旁竊聽的儀蛋心道,「何需再三顆光頭,」望了身旁毛髮仍然茂盛健康的令玉兔,無奈的嘆道,「現在便宜了你這羅活佛一顆現成的光頭蛋啦。」

 

 

 

博君一笑,望眾者勿泣,有緣再續,改寫好累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靈子 的頭像
浮靈子

這裡是背面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鄭拉比〞♥
  • 哈哈哈!! 真的是邊看邊笑XD
    家人看到此景,還不時回頭,心想「這因仔係安哪?怪怪ㄝ,有病…」

    雖然有些文言文有點看不懂,不過多多少少能猜出意思~
    魏師尊與羅師尊的談話,真的會讓人膽顫心驚,便不自覺的護住憐惜千日的頭髮…
    普普好可憐,年輕秀髮就這樣被剃了…(默哀3秒)
    琴與蕭的PK文,真是令人看了都振奮一二啊(茶
    讓玉兔我都要起身拍手叫好了~

    接續番外:

    令玉兔見狀,心想「儀蛋僅剩的三根紅頭毛都沒了,要不改天買頂假髮送給儀蛋?這樣讓他有顏面見人,說不定戴了還比三根紅頭毛還帥氣。」

    就這樣,令玉兔與儀蛋兩人在對方毫無察覺之下,偷偷溜回自宅院,便商討對策。

    隔日…


    (下集待續 笑)
  • 悄悄話
  • 普普
  • 這......到底是啥鬼東東呀XD
  • ="=

    浮靈子 於 2011/08/05 18:04 回覆

  • 許書榮
  • 文筆真的是不錯啦!~

    評語就是,俺....
  • 當然呀,金庸大師原文改仿XD

    別難過,我下次寫一定平回來,劇情要有高低起伏嘛XD

    浮靈子 於 2011/08/05 17:59 回覆

  • 陳思穎
  • 哎呀呀
    看到普普落髮讓我不禁狂笑不已
    阿彌陀佛 善哉善哉
  • 哈哈哈哈XD

    浮靈子 於 2011/08/06 08:04 回覆

  • 莊風
  • 阿母喔!~發生啥麼鬼?
    多日閉關,出關之日,百年之後。

    還~~~我~~~針~~~來
  • 難怪最近都沒看到吉祥姊XD/////

    浮靈子 於 2011/08/06 08:05 回覆

  • 夜凜諸
  • 看到普普落髮就笑翻惹XD ((被普普揍了一拳

    不過還好沒有我,不然落髮的我看可能是我呢! (鬆一口氣)
  • 你也想要頭涼涼嗎XD

    浮靈子 於 2011/08/08 23:44 回覆

  • 夜凜諸
  • 呃....姐姐我不用惹,謝謝哦! 雖然我有點想剪頭髮惹 XD
  • 哈哈~~

    浮靈子 於 2011/08/11 15: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