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閉門造車中~♥

第一章 謠言


下午第四節上課鐘聲響起。一名長相秀氣的少年,走近高工學校側門,鬼鬼祟祟的抓著書包,從門牆縫細間鑽出來。


眼見四下無人,蹺課成功的他,露出叛逆、不屑一顧的笑臉。


少年將書包扛在肩上走,經過一處工業用地前,見到幾名剛放學、還揹著書包的小學生圍在一起。他好奇的走上前一看,忽然驚訝的大叫,「哇!好 可愛的小狗哦!」


小學生們回頭,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他。眼前明明就是一隻老流浪狗,頭被卡在欄杆之間,不但又醜又臭,而且身上還有嚴重的皮膚病,大半的毛已 脫落,露出結瘡的傷口。怎樣看也稱不上是「可愛」。


「大哥哥,你有辨法把牠救出來嗎?」一個胖胖的小學生問。


「沒問題,交給我!」


少年從書包裡拿出從學校偷來的酒精膏和一只打火機,小學生們全圍在他身旁看,好奇他會用什麼方法將流浪狗給救出來?


只見少年將酒精膏的瓶蓋打開,往流浪狗背上淋,一邊開心的說,「這樣牠會覺得涼涼的哦。」下一秒,手上的打火機一打出火花,立刻往狗身上一 丟,「轟」的一聲,流浪狗的身體立刻燒了起來。


老狗激烈的痛苦哀號,發出「嗷嗷」的慘痛叫聲,不斷死命掙扎,卡住的頭終於抽出欄杆,著火的老狗像一支火箭般的往馬路上狂衝。


「你們看,這樣不就把牠救出來了。」


少年得意的說,幾名小學生早已嚇得目瞪口呆,錯愕得說不出話來。


「碰!」


前方馬路上傳來一聲撞擊聲響。


全身著火的流浪狗橫衝過馬路,被一台貨車撞上,彈飛到好幾公尺外的路邊。駕駛搖下車窗,見到此景,大罵一句髒話後,立刻駛車遠離。


流浪狗摔破腦袋,倒在血泊中不斷抽搐,身上的火還未完全熄滅。


幾個小學生早已嚇得哇哇大叫,紛紛逃離現場。


少年裝作訝異的跟著其他路人走近現場,觀賞自己的「作品」。一邊偷聽身旁圍觀的路人討論這隻倒楣被撞的老狗,聽他們指責哪個凶手這麼無良, 竟然放火燒狗。


沒人知道凶手就在他們身邊,這讓少男有股難以言喻的興奮與成就感。


他左右觀看,欣賞每個路人臉上的表情,忽見到人群後有一個身形高大的紫衣男子正注視著他。這個輪廓深邃的男子,有股令人不敢直視的威嚴。


少年感到有股強烈的壓迫感襲來,這個男人令他很不舒服。他立刻倉皇的鑽過人群快步離去。直到完全遠離那群人,少年才敢「哼」一聲,好表達對 那紫衣男人的不屑。


他慢慢回想起燒狗時與眾人責罵的畫面,忍不住放聲哈哈大笑,從容自在的回家。



──聽說了嗎?


──在某高工附近,有一間很神祕的雜貨店。附近的住戶都稱那間店叫做「鬼店」。因為那間店的生意差到不行,跟鬧鬼一樣,而且聽說只要經過那 間店前,就會覺得裡面有一股陰風吹來,恐怖得要命!


──聽說裡面什麼都有賣。曾經有一個殺人犯,殺了自己的老婆之後,將屍體賣給店裡的一個老婆婆,她也會高價收購,再將屍體賣出去。


──聽說……。


最近在學生之間很流行「鬼店」的傳說,每個人對於地點的說法也有所不同,但雖然謠言滿天飛,就是沒有一個人真的親自去過那間店。


「喂,妳聽說鬼店的事了沒?」


蓁蓁一邊問柏菁,一邊將手中的薯片往嘴裡塞。


她們兩人從國中時期就同班,後來也分發到同一所高中,繼續當死黨。


「聽說什麼?」柏菁的身材明顯只有蓁蓁的一半,長相清秀柔弱,和蓁蓁皮膚黝黑、身材圓滾滾的模樣形成極大的對比。


「一間很神祕的商店啊!聽說它隱藏在市區裡的角落,裡面賣著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沒有人知道這些東西是什麼,不過,從那間店買來的東西,都 會帶來不幸哦!」蓁蓁神祕兮兮的一邊說,一邊發出咬碎薯片的脆響。


「既然會帶來不幸,誰還要買呀?」柏菁對這種毫無邏輯的謠言感到好笑。


「就是有人會買!」


「喀滋、喀滋……」,蓁蓁的嘴沒停過。「怎樣,有沒有膽去看看?」


「真有那家店再說吧。」


柏菁心想:又是這類的傳聞,她還記得,在她很小的時候,就曾流傳過這類靈異商店的傳說。這種傳言就跟「幸運信」的狀況一樣,莫名其妙開始流 行,等退流行之後,便會消聲匿跡,待過了幾年後,傳言又會死灰復燃。


柏菁將書包裡的一本筆記拿出來,「喏,我有最新進度哦!」


「哇!新增內容啦!」蓁蓁將薯片快速的收進書包裡,伸手就要拿筆記本。柏菁忽然將筆記本收回來,「大小姐,麻煩妳用另一隻乾淨的手拿好不 好,不要把我的畫弄得油膩膩的。」


「哦。」蓁蓁興奮的將拿過薯片的手隨便往書包上亂抹一通後,從柏菁的手上拿到筆記本,迫不及待的翻開。柏菁真有點受不了她,一個有錢人家的 女兒,怎麼連這點衛生習慣也沒有。


空白的筆記本裡滿是圖畫與文字,這本繪本是出自於柏菁的手。說的是一個女孩在一夕間突然暴走,拿著刀子,誓死要殺光地球上每一個人的變態冒 險故事。


青澀的筆法加上天真的筆觸,大量的黑色與紅色塗滿每一頁,有種詭異的風格。喜歡描寫血腥、變態情節的繪本在朋友間瘋狂的傳閱,也得到不少的 好評回響。


柏菁見蓁蓁一翻開筆記本,就陷入繪本情節裡沒再說話,便無聊的問,「妳媽又出國囉?」


「嗯啊。我媽最近半年不知道在忙什麼,常常加班、出差。她上星期要出國前還跟我爸大吵一架呢!後來吵完就出門了,也沒跟我道別,連回來的時 間都沒講,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吵什麼。兩個人都忙到沒時間陪我吃飯了,哪還有這麼多時間拿來吵架?」


蓁蓁將繪本收進書包裡,再聊了一段路後,各自分道回家。


晚間,柏菁好奇的在網路上打著「鬼店」、「神祕商店」等關鍵字,扣除掉奇奇怪怪、雜七雜八的垃圾資訊之外,真正提到關於神祕商店的傳說卻是 寥寥無幾。


有一篇連結到奇摩的知識家,有人問起這間最近竄紅的商店位置,下方僅有一人回答問題,內容竟然和蓁蓁的說法相似,讓她不禁懷疑回答的人該不 會就是蓁蓁吧。


柏菁不死心,用「谷哥」再搜尋一次,網頁大多是連到大陸的沒用資訊。柏菁隨意點選一個,網頁上出現的是一張看起來頗有歷史的女人照片。女人 的五官冷豔,雙眼死氣沉沉地直視前方,面無表情得像張遺照,讓柏菁感覺很不自在。


照片背景是一間店鋪,看起來陰暗、詭異,網頁下的地址登記在大陸某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上。下頭還有一組奇怪的數字:8211491, 柏菁好奇的點上數字連結後,視窗突然跳出一具屍體的照片,柏菁嚇得急忙按下右上角的關閉。


一按下去,螢幕上突然跳出更多的屍體照片,嚇得她手忙腳亂,滑鼠不斷的在螢幕上亂按。忽然,柏菁感覺到腳背上一陣濕黏,像是被照片裡吐出長 舌的死人給黏了一下,她跳了起來,一回頭,一道白影從腳邊滑過,「啪」的一聲,螢幕突然變黑。


「小哈!」


柏菁手扠在腰上,盯著跳上床鋪的那團白茸茸的小傢伙。原來是她養的一歲大的米克斯小狗將電腦的插頭給絆掉了。


「你再皮嘛!」柏菁抱起跳上床的小哈,輕拍了牠的小屁股幾下。看著黑成一片的螢幕,心裡也終於鬆了一口氣,要不是小哈不小心絆掉電源線,她 肯定被那些不斷跳出視窗的屍體照給嚇死。



文傑在晚上九點左右才回到家,一踏進客廳,原本面無表情的臉,立刻垮下來。


家裡一片暗淡,僅有魚缸的照明燈發出淡淡的藍光。


他打開燈時,空蕩蕩的客廳映入眼簾,家具上佈滿厚厚的一層灰。唯一有生氣的是那座魚缸裡的幾尾七彩神仙魚,全身佈滿美麗的小紅斑,自在的在 水裡游來游去。那是他上個月買回來的觀賞魚,用途,當然不是拿來觀賞用。


文傑走過父親的臥房前,門是關著的,裡頭的燈光從下方的縫隙透出來,還隱約傳來父親與後媽的談話聲。


經過寬大的兒童房時,他順手悄悄的打開房門,四坪大的房間裡佈置得像色彩繽紛的遊樂園,五歲的妹妹熟睡在床上。


他一聲不響的往自己的房間走去,空間裡雜亂不堪,衣服和書本等雜物堆得到處都是。他隨手將書包往床鋪上甩,走到書桌前打開電腦。


一股怪異的腥味傳來,文傑忽然想到什麼,蹲下身來,從床底下拖出一個臉盆,盆裡裝著一包用塑膠袋裝著的東西。


文傑打開塑膠袋,裡頭是一隻血肉模糊的貓屍,貓已被剖開,白色皮毛大半混染在血水裡,肌肉與內臟翻出。這隻家貓死亡不到兩天的時間,除了血 的腥味外,似乎有開始發臭的跡象。文傑轉身從床頭櫃裡拿出一把沾血的美工刀,抓起貓屍再度分割。


腸子、部份內臟和幾條被銳利美工刀削下來的貓肉堆成一小堆。文傑將這些東西切成極為細碎的屍泥後,擰著這些屍泥往客廳裡的魚缸走去,從滿掌 血腥的屍泥中捏出一塊、一塊的小丸,往魚缸裡丟去。


細碎的屍丸一掉入魚缸中,立刻引起七彩神仙魚的搶食。文傑一邊餵食小屍丸,一邊喃喃自語,「別搶、別搶。來來來,每隻都要吃飽一點哦。」


文傑看著這些魚的模樣,嘴角露出了微笑。魚缸的淨水管旁浮了一隻翻肚的神仙魚,全身的紅斑已脫成灰白,頭部突變出一顆顆不明的脂肪瘤。文傑 將牠撈起來之後往垃圾筒一丟,將臉貼近魚缸,仔細的觀察神仙魚身上紅斑的奇怪變化,露出詭異自愉的笑容。


文傑洗完手後回房,將門給鎖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靈子 的頭像
浮靈子

這裡是背面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熊北七
  • 這...
    這.......
    這..........
    這太變態了...

    T_T
  • 有它的原因的><

    浮靈子 於 2011/09/30 21: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