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閉門造車中~♥

目前分類:父親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爸爸好像累到很沒力氣,雖然他整張臉又臭又髒又蒼老,但我仍認得出眼前這個見不著光後緊閉著眼睛的人是我的父親沒錯。我被臭得忍不住摀著口鼻小心翼翼的走近一、兩步,盯著他看。

我盡可能的不要踏到地板上令人作嘔、來歷不明的排泄物。就算這些是父親大的大便,也不可能有那本事大得全身都是,父親難不成掉進哪的糞坑裡了?

他無力的喘了一口氣後張開一雙迷著的小眼對我抸了抸,好像沒有意願要和我說話。

我滿腦子想的還有另一件事,那就是我完了,當母親回來看見這裡的情況,不知道會怎樣…。尤其是看見父親這個樣子突然冒出在家中。

「爸爸,你是怎麼了?…」

他仍沒回應我,只是張著一雙小眼疲倦的直盯著我看。

「你這些日子去哪了?」

他輕舉起一支手,對著我揮了揮,要我不要再問問題了。然後很吃力的想要爬起來,我想拉他一把……不,我不可能會去摸大便的,因此我狠下心來看著他自己吃力的爬了起來。

每當他手掌在牆上一拍一抹,看著那雪白的磁磚上多了個印,我的心臟就又忐忑的跳了一下……。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聽著外頭父親對著母親開罵的聲音,雖然我早已習慣了,但是常常還是會聽得提心吊膽。尤其是父親有時會突然大吼一聲,嚇得我差點跳了起來,何況是站在父親面前聽他發飆的母親。



他從剛才一回來沒多久,就開始找母親麻煩。不知道這次又是為什麼芝麻小事讓他很不爽。



父親曾是職業軍人,退伍後在一家小有規模的公司當保全人員。我從小就在他軍事作風下顫顫驚驚的過日子,母親也是,父親對於母親的標準,比對我還嚴。但是母親從不會對父親吭一聲,在我眼裡,母親像隻溫馴的貓。



母親的話很少,一對外人提起她時,多半是她彎腰做家事或低頭在廚房忙的樣子。她對我什麼都好,就是有一點對我而言是種小困擾。她太習慣於打掃,家裡任何東西都擺得整整齊齊,一絲不苟、一塵不染的,有嚴重的潔癖傾向。

 


我有時會抱怨母親太愛光顧我的房間了,很多東西我習慣那樣放──只要別被父親發現──被她一整理,全都找不到了。母親任由我抱怨,反正她也不聽,她就是固執父親的標準。我多少也能體會,如果父親知道她哪裡沒整理好,就會開始嫌東嫌西的。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