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閉門造車中~♥


 

 

聽著外頭父親對著母親開罵的聲音,雖然我早已習慣了,但是常常還是會聽得提心吊膽。尤其是父親有時會突然大吼一聲,嚇得我差點跳了起來,何況是站在父親面前聽他發飆的母親。



他從剛才一回來沒多久,就開始找母親麻煩。不知道這次又是為什麼芝麻小事讓他很不爽。



父親曾是職業軍人,退伍後在一家小有規模的公司當保全人員。我從小就在他軍事作風下顫顫驚驚的過日子,母親也是,父親對於母親的標準,比對我還嚴。但是母親從不會對父親吭一聲,在我眼裡,母親像隻溫馴的貓。



母親的話很少,一對外人提起她時,多半是她彎腰做家事或低頭在廚房忙的樣子。她對我什麼都好,就是有一點對我而言是種小困擾。她太習慣於打掃,家裡任何東西都擺得整整齊齊,一絲不苟、一塵不染的,有嚴重的潔癖傾向。

 


我有時會抱怨母親太愛光顧我的房間了,很多東西我習慣那樣放──只要別被父親發現──被她一整理,全都找不到了。母親任由我抱怨,反正她也不聽,她就是固執父親的標準。我多少也能體會,如果父親知道她哪裡沒整理好,就會開始嫌東嫌西的。



母親不會管我太多,因為我有父親在管。母親很少問我些什麼,她問我最多的,是「這好不好吃?」如果我在廚房說,「不怎麼樣。」她就會開始擔心父親是否會對這道菜感到失望,要不嫌東嫌西,就是一聲不吭的出去吃館子。



我很想知道母親和父親當初是怎麼結婚的,她現在的心裡的感想又是什麼呢?聽外婆說母親比父親大上很多的關係,一開始父親看不上母親,後來因為兩人都年過三十,也有想安定下來的打算。



結婚一定是父親同意之下的決定,那母親自己的意願呢?

在親戚的印象中,他們是一對感情很和睦的夫婦,總是在場合中同進同出。父親在那樣多人的時候,會對母親特別的紳士,讓大家看得很羨慕。

我參加最多次家庭聚會的,是母親那邊。不過也不算是多次,我們沒事並不會與親友家串門子。母親要出遠門時,也要向父親報備一下才行。

父親那邊則是能讓我不出席,就盡可能不讓我出現,父親總覺得我會丟他的臉吧。有一次比較特例,有一位軍中同袍的叔叔到家中做客時,誇我可愛有氣質,非常得人疼。於是父親偶爾要到那位叔叔家拜訪時,也會帶我一同過去,其實我也很高興他因為我而感到得意。

我想這是我在他眼前,唯一一點點的小小價值之一吧。

總之,我家雖然父權主義強硬了些,但還是要過人過的日子。

不知道是何時開始,父親很習慣的往後陽台走,和對面那個三十幾歲的阿姨閒聊幾句。他和那阿姨聊天時笑開的模樣真令我驚訝,父親幾乎不會對母親這麼笑過。

這也許是父親溫柔的一面,不過我覺得有點噁心。

母親偶爾也會和那阿姨聊個幾句。那阿姨曾表示過她覺得我父親真是個體貼的好丈夫。我知道父親常會和那女的在扯謊,父親會和她提及他的家人的事。言詞之中半真半假,有的過於誇張,不論怎麼,父親他是不可能體貼的。

有天我回家時,聽見父親遠遠低語說說笑笑的聲音,我以為他在後陽台講手機。走到那去看時,父親並沒有在這裡。原來,父親在對面的阿姨家作客,阿姨家的窗子也正好開著。

透過窗子,父親看見了我,也對我露出了笑容,客氣的問我,「妳回來啦!」。

我把父親在阿姨家作客的事告訴母親。母親語氣不太自然,「那有什麼關係,小孩子不要管太多。」

很明顯,母親並不喜歡知道這件事。

父母的關係本來就很冷淡,不過我還是發覺到最近他們好像一日不如一日了。

有一天,父親問我,「妳覺得爸爸好,還是媽媽好?」

我總於感覺不是我多心了,父親也許一直在心裡做著什麼樣的打算吧。「爸爸,你想說什麼呀?」

「妳長大了。」一句話後,父親並沒多說。

我大膽的猜想,如果是父親想離婚,母親一定會瘋掉吧!她是多麼的努力依順著父親,努力的用父親的準繩把任何事做到最好。或許,母親對父親是有感情的。

但家裡長期處在凝結的氣份中,誰都快喘不過氣來了。雖然和他們說話,他們會一如往常的回應,但我總覺得他們還在刻意的表面維持著模樣。

父親似乎還在考慮提及離婚的必要性,必盡他是一個很愛面子的人。而母親,也很怕他說出來的樣子。我沒有太多時間去想我自己要如何,因為我大多的時間除了拿去上課外,還有補習。

這樣也好,白天七點出門,晚上九點回家,見著他們的機會變少了,我的呼吸就更順暢得多。我有時看見他們兩人坐在客廳中默默不語的看著電視,心裡頭都不自覺的想著:「快說吧!快說吧!誰說出來都好……」

要離婚,就離吧!反正感情本來就不好,何必勉強呢?我一直都是這麼看得開的人。

不過他們之間的無言僵居還是沒有打破,只是一直惡化,然後持續著。兩個人的脾氣都變得更差了,我一不小心打破東西,立刻會遭來父親的白眼,母親的慌張。父親以前會站起來罵人,母親會立刻幫我打掃起來,不過現在他們兩人只是瞪著我看,要我「小心一點」。

母親的壞脾氣好像被父親給感染到。

和那個對面陽台的阿姨有關係嗎?

後來父親開始很少回家,多半是出遠差、在公司加班之類有的沒的。並也漸漸的也不太愛理我。看我的眼神也變得更冷漠。

某天早上,身體一向很健康的父親終於病倒了。那天當母親出門到市場去時,我曾有個衝動想走近他的房間,坐在床邊和他說個一兩句問侯、關心之類的話。我已好幾星期不曾和他說過話了。

我很想對他說:「爸爸,你還好嗎?」覺得現在的他,看來有點可憐。

在此時,母親提著菜籃回來了。她這天氣色特別的好,要我快去上學,她要照顧父親。

當我放學回家後,父親已不在家,母親冷淡的告訴我,公司那臨時有事,必需要父親出差幾天。這奇怪的狀況令我感到意外。早上,當母親說他會照顧父親時,我以為這可能是我以前期望他們之間變好的曙光。

果然,父親就此沒再回來過了。

我在想,他們是不是在我不在家的這天,偷偷的簽下離婚證書,然後父親與隔壁的阿姨跑了?

後來父親公司裡的人向我們尋問父親為何沒請假也沒出差報到?那通電話是我接的,母親面無表情的向對方回答父親出門後沒回來,誰知道他上哪去了。母親那太過於冷靜而陌生的表情還是我頭一次看到。

但是如果是和阿姨跑了,也不用不去上班呀?難到他是自己跑走的,連母親也不知道?我有些著急父親,他會跑去哪裡呢?無顏和我們說一聲嗎?還是因為他也不再把我當一回事了?

幾天後母親向警察局報案,讓我內心有一股可怕的想法,父親是不是不單純的失蹤?我在這時已頭昏眼花了,根本看不清楚他們兩人──或三人之間是怎樣。

之後我看見那個阿姨在陽台曬被子。

這麼說,我先前的預測是錯的?阿姨沒和父親逃走,父親也不在阿姨家裡,不然她就不會出來曬被子了。

那麼父親真的如母親所說的,失蹤了?

那天假日的午後,那個阿姨在陽台上,我鼓起勇氣開口問她。

「妳看到我爸爸了嗎?」

她先是愕然,我突然覺得自己在做蠢事!果然,她仰起頭大笑了老半天,令我羞憤得想要馬上逃回屋子裡。

「妳爸爸不見妳來問我?我怎麼會知道?」

她那令人討厭的嘴臉讓我忍不住想罵她,可是我一時也想不出來可以罵什麼。

就這樣,父親失蹤了好久,連警察也找不到。


但我和母親仍然過著正常的生活,偶爾會有親友慰問父親是否有捎消息來之類的電話。

家裡沒有了父親,感覺像缺了些什麼。少了父親罵人的聲音,還真的有點不太習慣。但母親過得很自在我看得出來,是否母親也覺得,失蹤就算了呢?

說真的,我和母親一樣,感覺輕鬆很多。

不過驚人的事就發生在父親失蹤的幾個月後。

那天我從補習班回來,在黑鴉鴉的屋子裡聽見一股陌生的喘息聲,從廚房那頭傳過來的除了這聲音中,還帶有一陣怪臭味。

我第一個連想是,「會不會是老爸?」但怕也可能會是小偷。或是……

想到這,我全身起雞皮疙瘩,嚇得心臟快跳出來了,如果是的話……那我該怎麼辨?!在那時候,我竟然更沒膽去報警,反而抖大了膽子拿起書包中的噴霧器悄悄走近廚房。

燈一開,我嚇了一跳。

一個瘦弱的男人疲累的依靠在廚房的牆角邊,全身發出無比的惡臭,衣服破爛不堪,包括滿頭髮上都沾染了糞便排泄物與汙水,拖得磁磚上滿滿一條條深褐黃色的汙穢痕跡。

那男人受光線刺激,緩緩的抬頭看著我,我忍不住叫了出來。

「爸…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靈子 的頭像
浮靈子

這裡是背面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i0206
  • 好凄涼的故事,也有好深沈的感受,家庭圓滿和諧是多數人的小小心願,然在現實環境裡卻總是出現缺憾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