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閉門造車中~♥

緣分

「對不起,我們的緣分還沒到。」

他是這樣對她說的。

然後,他轉身從容地離開。

望著他的背景,她有說不出來的感傷。

在這之前,他們是那麼要好的鄰居,有說有笑,之間帶了微甜的曖昧。

每天晚間七點垃圾車來時,是他們彼此很有默契的小相會。

日子久了,他們有了幾句相通的語言。

和他相處的感覺還算不錯,話也投機,這樣的小甜蜜一直維持著,並沒有更進一步的突破。

直到當日她對他說出內心的悸動。

當下,他的反應有些錯愕。

有女朋友了?

不是。

有喜歡的人了?

也沒有。

你不喜歡我?

喜歡。

那麼……為什麼我們不能在一起?

「嗯,我想,我們的緣分還沒到吧。」

他留下了這句語意深長的話。

於是,緣分成為她的信仰,耐心等候,期盼到來。

可是,他們之間的關係仍然維持著萍水相逢的感覺。

很難加溫吶。

畢業後,他到外地工作,留下了通訊地址,她那時才知道他的本名。

直到最後一封信中,他告知交了女朋友。

她說想要見他,可是信還沒寄到,她已搭了長途客運,連夜來到他住所。

見到他後,她問他,是不是我們沒有緣分了?

他回她說,我不知道,也許是兩人相遇的時機不對。

那麼,我們還有緣分嗎?

他也不確定,也許在一起的緣分未到吧。

他見她滿身疲憊,留了她過夜。

她期盼留下來的那半夜可以扭轉乾坤,但是那夜什麼也沒有發生。

第二天,他請她吃早餐,之後帶她去搭車,幫她出了車資,要她勇敢去追尋值得她等待的人。

誰才是值得她等待的人呢?

她並不笨,她知道他的意思,他已經很明顯的拒絕了她,只是話語婉轉。

可是,如果她夠聰明,她就不會這樣瘋狂地來找他了。

她的心中只想確認一件事,他們的緣分還在不在。

而他回答的卻是還未到來。

誰才是值得她等待的人呢?

那個對人溫柔,笑容親和的人。

等到哪一天,緣分到了,也許兩個人就能在一起了吧。

那是何時呢?

她期待著,既使內心充滿了相思的苦楚,而這期間他與她斷了音訊,是為了他的女朋友。

但是她仍然相信等待值得。

她相信他的心裡有她。

也許上天聽到了她內心的悲傷,憐憫給了她一次機會。

她等到了他與女友分手。

兩人再次見面是他分手後,她問著他們的緣分,而他說不是現在,他的心需要平撫,無法接受其它心意的來訪。

她等待他的心。

幾經分離,他們漸漸的失去了聯絡。

她有了新的對象,但內心的位置,始終留給那個人,她年過三十,錯過三次結婚的機會,因為她相信他才是她最後的歸宿。

後來幾年,網路發達了起來,她在茫茫網海中,找回了他。

當時,他已經娶了別人,

她求問,我們的緣分呢?

頭髮已開始稀疏,有了鮪魚肚不再俊秀的他理性地說,妳早該追求自己的幸福了,不是嗎?

真的沒有緣分了嗎?

她這十多年來的等待,不甘於這樣的答案。

他也知道她想聽得答案是什麼,但他還是無法出口傷人,

也許,我們是有緣分,

可是,我已經說不準了。

你明明還喜歡我。

他承認,可是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單純的「喜歡」無法昇華成兩人在一起的緣分。

望著她悲傷的背景,他也感覺到心痛。

有時候會想起年少時的他們,感覺那段時間很青春美好,有時會想起她清秀淡雅的臉龐,她溫柔、有耐性、善良、單純,一切都很平凡而完美,卻像一尊瓷器娃娃般讓人想好好的欣賞,害怕動手會傷害了她。

她還想等。

可是他不願再讓她等了。

他封鎖了她,不願陷入她所給予的夢幻和不切實際中,依然清麗單身的她,在他過著喘不過氣的現實生活中是種甜美的誘惑。

可是,他封鎖不了過往那平淡如水卻滴水穿石的年少記憶。

她,是他的初戀,只是他就是沒辦法踏出那一步。

年少時,他害怕自己傷害了她,他過分的保護這段情誼,以為幾經世事後再回頭來找她,已能夠具備保護她的能力。

只是世事難料,她已像是舊時底片上的負片影像,帶給他回憶般的悸動,卻不是心動。

他還是喜歡她,但已物換星移。

幾十年過去了。

他已老態龍鍾,妻子過逝,讓他更常想起過去。

和子孫說起那段等待緣分的往事,感覺仍彷如昨日。

她在清晨出現。

就像是夢裡的場景,雖然她也已經隨著歲月而改變,臃腫的體態與顯老的面容,但他仍然認得出她。

那獨特的餘韻,處子的羞澀。

「我來看你了。」

她走到他的床前,問侯他的起居。

這幾十年來,兩人沒有聯絡,他以為已各自過自己的人生;而她卻一直知道他,並且等待。

如今,他的妻子死了,她問的,還是那句話。

我們的緣分到了嗎?

對那曾因他一句話而曾等他許多年,他感到無比的遺憾與感嘆。他結交別人,她等他分手,他娶了別人,她等他老伴死。

她這一輩子,就等待他這一個人。

他感動,終於答應了她,老來仍有一個伴,他此生太過幸福。

緣分,到了。

兩個人都這麼老了,在一起作伴還要婚禮嗎?

她說沒關係,沒有白紗也無所謂,她只想跟他在一起,她的體力還可以照顧他。

那天是她待在他身旁最久的一天,傍晚她離開時,他躺在床上看著她的背景離去,茫然之間,彷復看到了她幾十年前年輕時秀氣的模樣,回想起當時的她,也是那樣好看,離去的背景卻無比心傷,他內心發誓,他不會再讓她難過,他要用剩餘的日子,好好的償還她,既使微不足道。

這樣對他不求回報的女子,為何當時他就是沒能她在一起?

他流下了悔恨的淚。

她扛著行李再次來到他家時,映入眼簾的是他的靈堂。

家裡的人知道他們之間的故事與約定,對她感到非常的抱歉。

她說沒關係,她等到了,他已經答應了她。

家人敬重款待她,待她如家中長者,為她打掃一間空房,回到廳堂時,她卻已經不在。

她的行李等衣物都放置在旁,而剛坐著的椅子上,遺留的卻是她留下來的衣物。

家人收起她的衣物,赫然發現衣服底下的一具枯骨。

家裡的人又驚又怕,但因他們的約定,決定將她的枯骨和他葬在一起,期盼生前無緣的兩人,能在陰間的路上,相知相惜相伴。

 

創作者介紹

這裡是背面

浮靈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莊風
  • 真糟糕
    這好像是我會做的事情耶

    悲傷的哀歌唱給誰聽呢
    唱給變成孤魂野鬼的我吧
  • 糟糕,我也有點覺得耶…><
    吉祥姊是一個很執著的人!

    浮靈子 於 2013/06/12 17:15 回覆